思南县人民法院

http://sinan.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对原告方雪琴、方秋平、方平孝诉被告方建华、方建全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的案件评析

发布时间:2014-03-06    

 

 裁判要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的规定,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其本质特征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农户家庭为单位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家庭承包方式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农户家庭,而不属于某一个家庭成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的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属于个人财产,故不发生继承问题。除林地外的家庭承包,当承包土地的农户家庭中的一人或几人死亡,承包经营权仍然是以户为单位,承包地仍由该农户的其他家庭成员继续承包经营;当承包经营农户家庭的成员全部死亡,由于承包经营权的取得是以集体成员为基础,该土地承包经营权归于消灭,不能由该农户家庭成员的继承人继续承包经营,更不能作为该农户家庭成员的遗产处理。
    案情:原告方雪琴、方秋平、方平孝诉称:原告方平孝与其妻何建英共生育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和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四个子女。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以及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和何建英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了土地。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与何建英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了王家井、西门、凉水沟共计1.36亩土地;被告方建华、方建全以各自为户主承包了相应的土地。何建英于2002年农历腊月病逝,原告方平孝料理了后事。2011年3月,因县城修环城路,征收了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的凉水沟责任地并获得补偿款58548.76元。两被告在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承包地征收补偿款据为己有,并以原告方雪琴、方秋平系出嫁女不应分割为由拒绝给付。特诉至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分割承包地征收补偿款58548.76元,并由两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及其委托代理人袁子顺为支持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原告方雪琴、方秋平的户口簿、身份证复印件,原告方平孝的身份证复印件、被告方建华、方建全的户籍证明原件各1份,用以证明各自的身份情况。
    2、思南县思唐镇中和社区居民委员会2011年8月4日出具的证明原件1份,用以证明原告方雪琴、方秋平是何建英(已故)的长女和次女的事实。
    3、思唐镇江星村村民委员会2011年7月13日出具的证明原件1份,用以证明原告方秋平于2000年与该村已子角村民组村民张文初结婚,在现居住地未分得承包地,其户口未迁入该村的事实。
    4、何建英为承包户主的承包证以及1998年12月19日农村承包土地基本情况登记表复印件各1份,用以证明在1999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了土地的事实。何建英为承包户主的承包证和承包土地基本情况登记表上载明:人口3/5,承包耕地面积1.36亩,其中专业蔬菜地1.36亩,地块名称为王家水井菜地0.28亩、西门菜地0.8亩、凉水沟菜地0.28亩。
    5、以被告方建华为户主的1998年12月19日农村承包土地基本情况登记表复印件1份,用以证明1999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以方建华为户主承包了观音阁处0.33亩蔬菜地、万家沟0.12亩蔬菜地,共计0.45亩耕地的事实。
    6、花园至凉水沟土地测量面积统计表、思南县城北新区中和土地收储领款清册、花园至凉水沟土地测量面积及地类确认表、土地测量面积及地类图、征收土地协议书复印件各1份,思南县思唐镇中和社区居民委员会2011年11月1日出具的证明原件1份,用以证明以何建英为户主的凉水沟承包地被征收获得征收补偿款58548.76元,该款被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各自领取29274.38元的事实。
    原告方平孝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支持其主张。
    被告方建华辩称:原告方雪琴已出嫁30年,方秋平2000年正月出嫁,父母年老了是我和弟方建全共同进行照顾的。母亲何建英是安埋在我的责任地里的,使我的责任地面积减少。被征收的土地是0.28亩,应按0.28亩由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两被告、何建英五人进行分配。何建英的份额,由我继承,两原告应给付我所交的农业税。
    被告方建华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支持其主张。
    被告方建全辩称: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出嫁后,从未向政府、家庭申请提出分配土地问题。被征收的土地是0.28亩,应按0.28亩由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两被告、何建英五人进行分配。何建英的份额,由方建华、方建全继承。
    被告方建全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支持其主张。
    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对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及其委托代理人袁子顺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审查认为,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及其委托代理人袁子顺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予以确认。
    本院依法于2012年1月4日向代承昌、张德全进行调查了解,代承昌、张德全均证实了原告方雪琴出嫁到印江后未分得承包地的事实。原、被告双方对代承昌、张德全的证词均无异议,予以确认。
    经审理,本院认定下列案件事实:原告方平孝系贵州省思南师范学校退休职工,与其妻何建英共生育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和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四个子女。第一轮土地承包时,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以及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和何建英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了土地。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与何建英、被告方建全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了王家水井菜地0.28亩、西门菜地0.8亩、凉水沟菜地0.28亩,共计1.36亩耕地;被告方建华以方建华为户主承包了观音阁处0.33亩蔬菜地、万家沟0.12亩蔬菜地,共计0.45亩耕地。2002年腊月,何建英病逝。2011年,因思南县城北新区进行开发,依法征收了以何建英为户主承包地中的凉水沟菜地,获得征收补偿费用58548.76元。被告方建华、方建全各自领取该征收补偿费用29274.38元。原告方雪琴于1983年5月出嫁到印江县城,原告方秋平于2000年正月出嫁到本县思唐镇江星村已子角村民组,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出嫁后在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的规定,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其本质特征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农户家庭为单位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家庭承包方式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农户家庭,而不属于某一个家庭成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的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属于个人财产,故不发生继承问题。除林地外的家庭承包,当承包土地的农户家庭中的一人或几人死亡,承包经营权仍然是以户为单位,承包地仍由该农户的其他家庭成员继续承包经营;当承包经营农户家庭的成员全部死亡,由于承包经营权的取得是以集体成员为基础,该土地承包经营权归于消灭,不能由该农户家庭成员的继承人继续承包经营,更不能作为该农户家庭成员的遗产处理。本案中,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与被告方建华、方建全以及母亲何建英是以何建英为户主的家庭承包的共同承包人。1998至1999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与何建英、被告方建全仍以何建英为户主进行家庭土地承包,承包了王家井、西门、凉水沟菜地共计1.36亩耕地;被告方建华则从以何建英为户主的家庭承包中分出并以被告方建华为户主进行了家庭土地承包,承包了观音阁处0.33亩蔬菜地、万家沟0.12亩蔬菜地共计0.45亩耕地。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的规定,城北新区开发征收的是以何建英为户主的凉水沟菜地,对该地的征收补偿费用,应由以何建英为户主的承包人员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和被告方建全进行分割,被告方建华不能参与该承包地的征收补偿费用的分割,故对被告方建华提出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已出嫁且出嫁时间长不得参加分配和其应参与分割、继承等辩解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在婚后嫁入地未分得土地,其承包地仍在以被告何建英为户主的承包地之内,其诉请要求分割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的诉求,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应予支持。被告方建全提出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已出嫁且出嫁时间长不得参加分配等辩解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原告方平孝不是另两原告和两被告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依法不应参与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的分割,其在庭审中明确表示不参与分割,本院照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三十二条:“承包地被征收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人有权依照本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获得相应补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第二十二条:“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第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方雪琴、方秋平与被告方建华、方建全所诉争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人民币58548.76元,由原告方雪琴、方秋平和被告方建全各自分割19516.25元。由被告方建华给付原告方雪琴、方秋平承包地征收补偿费29274.38元,被告方建全给付原告方雪琴、方秋平承包地征收补偿费9758元。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
    本案件受理费1260元,已减半收取630元,诉讼保全申请费625元,共计1255元,由被告方建全负担300元、由原告方雪琴、方秋平负担955元。    
    法官后语:本案的双方当事人之间本应是一个和谐互助的亲情关系。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不能继承,是法律明确规定,双方均应理解。被告提出的对父母尽义务的相关事宜,可在继承他们的个人财产时纳入协商内容。在诉讼过程中,双方本来应本着友好协商的原则处理该土地征收补偿款的分配问题,而两被告则采取互不相让和不理解的态度对待,致使本案无法调解而走向依法判决。值得提醒的是:每个人都应严格遵守法律,对家庭和社会认真负起责任,多一份亲情!多一份安慰!多一份理解!为构建和谐社会多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孙凡卿)

【上一篇】  张生与崔小莺案例分析之我见
【下一篇】  税务机关在个体工商户被查封后要求纳税人变更纳税申报并进行处罚的纳税人不构成逃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