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南县人民法院

http://sinan.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税务机关在个体工商户被查封后要求纳税人变更纳税申报并进行处罚的纳税人不构成逃税罪

发布时间:2014-07-06    

一、案情简介
    公诉机关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贵州省思南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田仁强,男,生于19721213日,身份证号码522227197212137639,土家族,初中文化,贵州省德江县人,个体工商户,住德江县青龙镇环西路54号。
   
被告人田仁强经德江县相关部门批准,于200710月在德江县城开设了“罗马洗浴中心”(以下简称“罗马”),罗马营业期间,德江县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地税局)对其采取每月核定营业额20000元,纳税1500元另加购买发票征税的方式进行征税。从200712月至20118月,罗马营业额达1300万余元,其中容留他人卖淫7000余人次,非法牟利245万元。在此期间,罗马向地税局共计缴纳税款194852.12元。20118月,被告人田仁强因涉嫌犯组织卖淫罪、盗窃罪被德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公安机关查封了罗马。
   
田仁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德江县地税局以田仁强在经营罗马期间,营业收入超出核定营业额20%以上未进行申报,应当补交超出部分的税款。地税局从2011128日起至201266日,先后对罗马发出税务检查通知、变更税务登记、整改通知书、强制执行决定书、行政处罚告知书、扣缴通知书。要求罗马变更纳税申报、补交税款582144.91元。地税局将上述文书进行邮寄、公告送达。
二、控辩双方的争执的焦点
    公诉机关认为:田仁强在经营中采取不设帐簿的形式,明知其每月经营额超过定额20%,不向税务机关变更纳税申报,逃税582144.91元,经税务机关合法通知催缴而拒不缴纳,逃避缴纳税款数额巨大,应当以逃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判令追缴被告人田仁强税款582144.91元。
   
被告人田仁强辩称:自罗马开业以来,我按时纳税,税务机关没有通知我补交税款,不构成犯罪。
   
田仁强的辩护人辩称:地税局对罗马采取定额加购买发票方式征税,依法可以不设立帐薄,不需要办理税务登记,罗马每月实际缴税金额均超过了规定的定额,田仁强无逃避纳税的主观故意。罗马经营期间,税务局没有依法书面通知田仁强进行纳税变更申报,甚至在罗马被公安机关查封后,税务机关仍照常按原定额税向罗马征税。公诉机关当庭提交的税务通知书、责令改正通知书、强制执行决定书、处罚告知书、决定书均系罗马被查封和田仁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作出,没有直接送达田仁强本人,程序违法。同时,公诉机关将一部分非法收入一并计入营业额和应纳税金额,没有法律依据。田仁强主观上没有逃避纳税的故意,也未实施逃税的行为,指控田仁强犯逃税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成立。
三、审判
    合议庭评议认为:罗马营业期间,田仁强按税务机关规定的纳税方式按期缴纳税款,税务机关没有依法书面通知田仁强进行纳税变更申报,在田仁强被采取强制措施及公安机关对罗马查封后,税务机关才要求罗马变更纳税登记和进行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田仁强犯逃税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成立,驳回其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
四、评析
    田仁强经营的罗马系个体经营,经税务机关批准,税赋实行定额方式缴纳税款,依法可以不设立帐薄和办理税务登记证。田仁强在实际经营过程中,当领取的定额发票用完以后,便向税务机关另外购买发票纳税。每月平均纳税均在3000元以上,其纳税金额远远超出了其定额纳税额,即田仁强主观上没有逃避纳税义务的故意。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偷税抗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依法不需要办理税务登记的纳税人,经税务机关依法书面通知其申报的”。即税务机关认为纳税人应当变更纳税申报的,税务机关应当书面通知其申报。田仁强在经营罗马期间,税务机关未依法书面通知其进行纳税变更申报。在田仁强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及查封罗马后,税务机关才要求田仁强进行纳税变更申报和进行处罚。税务机关明知田仁强已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对其作出的纳税变更申报通知、处罚决定等法律文书可以送达给田仁强的情况下,没有直接送达给田仁强本人,而是采取公告、邮寄送达的方式进行送达,程序违法。
   
田仁强经营罗马的收入中,有245万元属于犯罪所得,只能依法予以没收,不属于征税范围。税务机关在对田仁强作出处罚决定时,将该部分犯罪所得纳入征税范围,没有合法律规定。
   
基于上述,法院作出了公诉机关指控田仁强犯逃税罪的罪名不成立,田仁强不构成逃税罪,同时驳回公诉机关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的判决。(何齐礼)


【上一篇】  对原告方雪琴、方秋平、方平孝诉被告方建华、方建全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的案件评析
【下一篇】  假借他人身份证结婚 婚姻效力如何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