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南县人民法院

http://sinan.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案例分析之我见

发布时间:2014-11-06    

一、关于张生与崔大、小莺之间的纠与葛:
    1、该案应以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处理,因为结婚证登记的是张生与崔大莺,而不是崔小莺,因此张生与崔小莺之间的纠纷应以同居关系析产纠纷处理。婚姻登记机关对办理结婚证实行形式审查而不是实质审查,张生与崔大莺通过欺骗获取的结婚证,如果不被婚姻登记机关或法院撤销前,即使该结婚证有瑕疵,法律推定为合法取得,继续有效,予以保护其合法的夫妻关系,也就是国家对张生与崔大莺之间的婚姻关系予以保护,而张生与崔小莺之间的同居行为,根据《婚姻法解释一》199421日之后同居生活的不认定为事实婚姻,而应以同居关系处理之规定,故应以同居关系来处理张生与崔小莺之间的纠纷。
    2
、本案中崔大莺已经与其他人办理结婚证,其行为已经构成重婚;而张生与崔大莺结婚后虽未同居,但与崔小莺同居生活,其实际上也构成重婚行为,为了和谐处理此事,张生应先向婚姻登记机关释明情况或向人民法院起诉撤销结婚证,然后再处理张生与崔小莺的同居关系析产纠纷,这样还就可避免今后张生与她人结婚而再次构成重婚。如果张生同意以同居关系纠纷处理,那么本案不能以原告张生不撤销结婚证而拒绝审理裁判;如果张生坚持认为其与崔小莺之间是夫妻关系,坚持以离婚案由处理,我认为法院虽然可以查明案由,但是不应判决时以查明的同居关系案由直接做判,因为判决的内容势必会导致与原告的诉求不一致,导致本案被撤销发回重审或再审,增加诉累。此时法院以自己查明的案由做判,不仅违背民事诉讼法辩论及处分原则,构成程序违法,还侵犯了当事人的起诉权,因此,此种情形我认为应当以裁定驳回起诉,而不是作出实体判决,此种情况下关键是法官要根据民事证据规则第三十五条做到告知义务。
   
二、关于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的探与讨:
    无论是实体正义还是程序正义都是法官应该追求的,但是单纯的讨论实体与程序正义,那么我认为法官在办案过程中坚持程序正义是本职所需,属于基本的行业准则,因为程序正义能以看的见的方式实现;而实体正义则属于法官们追求的最高境界,实体正义涉及价值评价,法官的个人业务能力、知识水平的应用严重影响着实体正义的实现,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基本的程序正义时最大限度的实现实体正义。但在婚姻无效纠纷中,我认为并不涉及程序正义还是实体正义的谈论,开庭时原告不到庭,自然应按照撤诉处理,这是法律规定,不存在实体与程序的比较;在原被告都未到庭参加的情况下就对婚姻无效作出判决的做法更是不可取,首先,婚姻有效无效涉及到法官价值评价问题,既然双方都不到庭,便无法查明事实,自然不能对其婚姻的有效、无效进行评价,因而不能直接做判,否则将剥夺当事人的辩论权和起诉权。其次,即使婚姻无效,也属于民事纠纷范畴,如果直接作出无效判决,无疑是国家以公权干涉私权,导致法律公私不分,法律应用混乱,公权泛滥化,公权在民事纠纷中应该是默默站在私权背后支持。最后,国家对婚姻的态度应该是最大限度的保护,而不是处处用公权压制私权,这样才能有利于社会的稳定。这种精神从婚姻法的具体规定中可知,如果婚姻无效情形消失,那么只要当事人不起诉,那么这种婚姻还是予以保护的,因此法院不能草率做判,还是坚持民事意思自治的黄金法则为好,而且我们所坚持的正义是不应该以牺牲当事人权利而实现的。
   
三、关于间接损失的那些事:
    按照法律规定,间接损失是不列入法律保护的范畴,如果对间接损失也予以保护,那么间接损失的衡量,不同人不同评价,势必引起不公平,而且还不利于社会秩序发展。根据批复如果受害车辆与被损车辆正用于货物运输或者旅客运输经营活动,对停运损失应当赔偿。我认为该批复的着眼点为“正”字,意思是只要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发生上述情形的,那么应当对被损车辆修复期间的停运损失进行赔偿,因此,即使没有营运证,并不影响该期间的停运损失的索赔。但是,此时的索赔并不是间接损失,属于直接损失,因为正在做某营利事情,而突然被阻止,其应当获得的利益而被迫终止,显然该损失为直接损失,而非间接损失。
   
四、关于一块土地引发的血案:
    1、《治安管理处罚法》实际是对社会治安的基本保障,孙大城与李二顺发生抓打,并将李二顺多处致伤,是社会不鼓励,也是予以打击对象,其行为触犯了本法,可对其予以行政处罚。
    2
、王三、孙三、四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其以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强行夺取他人财物的,构成了抢劫罪,应当按抢劫罪的相应规定处罚。
    3
、本案既可以对其实行行政处罚,也可以刑事处罚,虽然都属于公权力,但是行使机关不一样,因此,都可适用,但是都是公权力,所以若涉及行政拘留与刑事处罚并举时,可以合并折抵刑期。本案可先通过说教方式让孙家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再通过调解做李家工作,让其自愿拿出医药费,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虽然此处涉及到刑事责任,刑法处罚的是人的行为和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的评价,只要孙家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归还耕牛款,那么其社会危害性降低,可作为自诉案件处理,这样在求得对方谅解后,对方可放弃追究孙家人的刑事责任;而李二顺也要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行为,主动积极的与孙家人达成协议,这样可不对李二顺进行行政处罚,最终达到案结事了人和的效果。(
王晓志


【上一篇】  假借他人身份证结婚 婚姻效力如何认定
【下一篇】  依法维护招商引资环境,不履行协助义务应担责